滚动资讯:
山西宁武大运华盛能源集团老窑沟煤业公司开展防汛安全知识宣传活 “烙画巧手”马来云:在方寸葫芦间烙刻“福禄”人生 代县召开县委常委会第130次会议 代县召开县委常委会(扩大)会议 代县人社局加强技能培训和就业安置助力涉毒人员回归社会 河曲县新时代文明实践基地首个生态环保教育试点基地挂牌 河曲县长任鸿宾在县农商银行调研 宁武县委举行中心组学习会暨专题读书班 任宁虎王卓走访慰问驻地官兵 王瑞品在宁武县督导检查易地扶贫搬迁拆除复垦工作 王卓主持召开海锐滕泰唐家山风电项目建设协调会 任宁虎调研食用菌产业发展工作 五台县稳就业保就业工作会议召开 五台县举办第49个世界环境日宣传活动 五台县:武新亮调研重点工程项目建设情况 五台县召开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 五台县召开选派机关事业单位干部到村担任党支部书记动员培训会 省农业农村厅长鞠振在五台县调研中药材产业发展情况 定襄县召开“七五”普法总结验收工作推进会 定襄县召开决战决胜污染防治攻坚战夏季攻势暨臭氧污染治理攻坚会 定襄县入选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名单 王建峰调研定襄县重点工作推进情况 定襄:县委中心组召开专题理论学习会议 代县纪委监委召开工作推进会 定襄县召开防汛救灾工作会 王志东在开发区现场办公推进项目建设 侯俊生现场办公推进三井新能源产业园和神堂坪乡重点项目建设 定襄县召开防汛工作专题会 定襄县第十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召开 定襄:张文斌王建峰就区域绿化提升工程进行调研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舆情 > 网言网语

疫情期间,闭门宅家,乱翻杂书,排遣时日,发现书架上好多书并没有认真看过,甚至买来后束之高阁,根本没再动过。

2020-08-06

天冷了,想吃火锅,又懒得出去,咋办呢?首先邀请5个人。给第1个电话:“顺路买点菜来,就差蔬菜了。”接着第2个:“顺路买点羊肉,就差肉了。” 然后第3个:“顺路买点冻豆腐各种丸子啥的,就差这个了。”之后第4个:“就差酒了。”最后第5个:“火锅底料不够了,带点来。”然后,挂电话烧锅水坐等……

2020-08-04

CRM全球定位系统

2020-08-04

住在武康大楼的沈仲章先生的一生充满着传奇色彩,他在战火中对于国宝的守护,令我们后辈无不动容。

2020-08-02

“响应级别”从“二级”到“三级”,要求市民的自控能力“升级”、自律意识“升级”、社会公德“升级”。

2020-07-29

  由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指导、山西省信息网络安全协会等135家网络社会组织发起的2020年网民网络安全感满意度调查今日9时正式启动!7月22日-7月31日为期10天的线上问卷通道已开启,调查成果将于今年网络安全宣传周发布。

2020-07-21

出嫁的女子回娘家,邻居们热情地招呼:“回来了?”这声招呼让女子感觉亲切的同时,也产生了莫名的异样感:之前回家邻居从来没这样问候过,一般都是“上哪儿去了”“吃了没”之类的,这声“回来了”怎么隐约有种疏离感呢?

2020-07-20

《创新者的窘境》是克里斯坦森“创新者”系列作品中的一部。这是一部帮助管理者重新认识和对待创新的经典作品,作者通过众多经典案例和分析向我们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优秀的企业无法通过优化原有的管理来抵挡“破坏性技术变革”的冲击。

2020-07-17

“冬寒夏暑,共春花秋月,年年无别。”知了声声噪聒,叫来了四季中轮番登场的“夏暑”。

2020-07-15

碰巧正重读《西游记》。猪刚鬣虽贵为天将,下了界刚出猪胎,就要吃人肉。行者有一次问他杨木和檀木的不同功用,劈头便道“你自幼在山中吃人”。

2020-07-10

从汽车排气管窜出尾气——尾气蛇 ,《诗经》的河之洲没有,唐代浔阳江头、元明清之前、布鲁诺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之前,也还没有……1886年,德国工程师卡尔·本茨造出了处女汽车,这地球村才开始游窜尾气蛇!

2020-07-09

音乐是灵性,是语言,更是一种精神。没有音乐的世界是枯燥的,无法想象的。

2020-07-06

小时候消夏,连电风扇都没有。蚊虫肆虐,空气闷热,孩子们头顶一片旧苇席,四处寻找有风的去处。小河边,村头的茶棚,都成了纳凉露宿的地点。大人们不放心,跟着我们这帮孩子亦步亦趋。母亲总是那句老话,反反复复地叮咛:“心静自然凉。”

2020-07-05

 自从在他的墓碑上放了一枚地铁票以后,我没想到有一天会住得离他这么近。三年前的春天,我住在拉丁区,靠近圣雅克街。我的住处周围,全是他的踪迹:勒高夫街1号,是他童年的住所;先贤祠后边,是他就读的亨利四世中学;索邦对面,是他上文科预备班的路易大帝中学;乌尔姆街上,则是他就读的巴黎高师……难以想象一个人的最初二十来年,可以生活在如此集中的一片街区,而且尽是名校和古迹。

2020-05-29

人总有自己的名字。开始父母给我起的名字,不过是街头巷尾随口叫叫而已,然在报名读民办小学那时,顺口报出爹妈起的小名。一夜之间,随即刻制的橡皮图章敲定了我的大名。从此,“阿忠”这个很“土”的名字就一直跟随我到现在。

2020-05-26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互联网舆情忻州新闻中心|备案信息:晋ICP备17010630号-1|投稿邮箱:hlwyqxz@163.com

Copyright ©2010-2020 互联网舆情忻州 www.hlwyqxz.com, All Rights 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