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资讯:
五寨县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推进会议召开 代县让农民群众全部喝上“放心水” 代县民间文化艺术协会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 代县县委书记田永清看望健康体检离退休老干部 定襄:王建峰主持召开“人人持证、技能社会”建设工作专题安排部 定襄:王建峰调研脱贫攻坚秸秆禁烧等重点工作 定襄:张文斌突击检查脱贫攻坚工作并主持召开工作部署会 张文斌主持召开定襄县脱贫攻坚重点工作推进会 定襄:王建峰调研指导秋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 王建峰在定襄县蒋村乡调研城乡建设领域安全隐患专项排查整治工作 王建峰主持召开定襄县河长制暨水利项目建设推进会 原平励通煤业有限公司 加大力度强化环境治理工作 原平励通煤业有限公司开展安全工作 定襄县委中心组召开专题理论学习会 定襄县生态环境保护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定襄县政府四十一次常务(扩大)会召开 定襄:王建峰主持召开忻定忻原大道工程建设协调推进会 定襄:张文斌主持召开省委巡视组移交信访案件部署会 定襄县举行烈士纪念日公祭活动 定襄县召开全县安全隐患排查工作部署会 定襄县调度部署安全隐患排查工作 王建峰带队检查“两节”期间安全生产工作 王建峰督导检查定襄县安全生产风险隐患排查治理专项行动 张文斌督导检查定襄县安全生产风险隐患排查治理专项行动 新建职教中心和迁建定襄二中落成启用仪式举行 张文斌在宏道镇季庄乡调研脱贫攻坚工作 定襄县脱贫攻坚百日冲刺重点工作部署会召开 2020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定襄活动启动 定襄县开展《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三卷县委宣讲团“走基层”宣讲 忻州市政府新闻办举行定襄县文化和旅游招商推介主题新闻发布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舆情 > 网言网语

父亲的肩膀

时间:2020-11-04 09:14:27 来源:新民晚报

  父亲的肩膀虽瘦弱,然他曾掮着我长大,以后它像一道伟岸的屏障,横亘在我们与未知世界之间,为我们遮风挡雨。

  父亲一百岁了,我们很早就盼望着等他生日这一天,好好为他庆贺一下,毕竟能活百岁的老人也是凤毛麟角。父亲本来身体很好,但自从年初摔了一跤,就每况愈下。我们一直祈望上苍能眷顾他,让他安然度过百岁华诞。果然,天遂人愿,我们等来了父亲生日这一天。大家为他定制了蛋糕,并专买了生日的服装,把大家庭的全部人员都聚集起来。然当天中午他还好好的,下午突然发起高烧,于是他不能起床,不能与大家合影,也不能吃寿面和生日蛋糕。尽管遗憾,大家还是为他老人家唱了《生日歌》,吃了生日蛋糕与寿面,企盼他早日康复。

  父亲生平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光照千秋的伟业,更没有家产万贯的遗赠,他是一个普通的人、一个忠厚的人、一个低调的人、一个没有任何奢求的人。父亲待人处世,是出名的宽厚善良,他的“真”和“善”是他一生的免检名片,但凡与他相交过的人对他这一品行无不感佩。有几次,他在生意场上被人坑了,坑他的人甚至包括自己的亲戚,而且数额不小,但事后他并没有结怨如仇,还是那样礼数周全,真诚待人,这种坦然这种释怀这种胸襟令常人叹服。

  我记得在“文革”最糟糕的年代,他每天到单位都要向造反派交“认罪书”,而且不能重复,就因为在他职业生涯里有短暂的做工商业主的经历。那时年仅十几岁的我总会代父亲将“认罪书”拟好,由父亲再亲自誊抄一遍交给造反派。那些日子我们总很担心,父亲会不会受到虐待和非礼,但每天父亲下班总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还会路过“一定好”食品店时捎上刚出炉的糕点来解我们的馋。后来我们才知道,父亲之所以逃过一劫,实在是因为父亲一生几乎没有结冤结仇之人,他的人缘远近皆知、有口皆碑。小时候父亲就给我们子女讲过“受气袋”的故事,讲一位先生因为拥有一个受气袋,因此无论遇到多大委屈和挫折,他都能忍下来。以至于我们和父亲开玩笑时,叫他“受气袋”,父亲这时候总是宽厚地笑笑,一点也不恼。

  父亲养育了五个儿女,基本都培养成大学毕业,当时又没有义务教育,五个沉重的书包就是沉重的经济负担,父亲和母亲往往支撑不起这样的生活重负,因此妈妈常会变卖首饰,父亲更会省吃俭用。他们像春蚕吐丝一般哺育我们子女,最使我感动的是困难时期,父亲单位里一次开荤打牙祭,父亲将分配给他的一个鸡蛋含在嘴里,出了厂门用手帕包好,回家给我吃。当时姐姐们都笑父亲不讲卫生,然事后我一直记得这份沉甸甸的父爱。

  小时候我是骑在父亲脖子上长大的,因为那时每逢节日,人民广场会有大游行,外滩和南京路都会开彩灯,于是我总是骑在父亲脖子上去看大游行、去观彩灯。父亲当时还会经常带我去大世界,看哈哈镜,吃芝麻糊,最感兴趣的就是骑在父亲脖子上看大世界露天剧场的杂技。因此,父亲的肩膀是我孩提时的马莎拉蒂和劳斯莱斯。那时父亲最开心的时候,是听到哪一个孩子考进大学。记得有一年我的三姐姐考进大学,那时父亲在崇明支援围垦海岛,接到家里来信,高兴得像孩子似的手舞足蹈,将他罐子里所有吃的东西全分给宿舍的同事。我们至今还保存着父亲那封喜形于色、溢于言表的来信。

  父亲生平并没有大的叱咤风云的志向,但却有许多小的爱好。他出奇地喜欢丰子恺的画,文革中,这些美术界的权威受到批判,并以反面教材的名义来展示他们的画。我记得父亲就带我去观看过丰子恺的画,那时我还不谙世事,只记得有一幅画很幽默,上面有题词:西边出了个绿太阳,我抱爸爸去买糖。当时给它的罪名是诬蔑我们心中的红太阳。以后我逐渐长大,我会给父亲收集各种丰子恺的画本,他都会珍藏起来。父亲还喜欢吹箫,他有三支长箫放在大衣柜里,哪一天他有兴致了,会泡上一壶茶,点起一炷香,然后悠悠地吹起箫来,箫声有点凄婉,有点忧伤。有一阶段家境困顿,吹箫对父亲来说也许作为排遣,而母亲却感到徒增了心中的烦恼,于是后来很少再听到父亲的夜晚箫声。我在家订了一大摞报刊,退休后父亲会在书桌前连续阅读三四个小时,几乎天天如此,令人纳闷的是将近九十高龄时,父亲竟然摘去了老花镜,新民晚报那么小的字号,他都能裸眼阅读,我们窃喜父亲返老还童了。晚年,父亲喜欢上养鱼,他经常会偷偷溜出去,到花鸟市场去买他的热带鱼,以至于我们多次去附近的花鸟市场把他领回家。然而他执迷不悟,像个顽童,常常趁人不备时留张纸条,而人不知踪影,当家人为之着急,他却对自己的“捉迷藏”游戏乐不可支。

  父亲终于走完了他漫长的人生旅途,去天国追随母亲了。生前父亲的肩膀虽然瘦弱,然他曾掮着我长大。以后它像一道伟岸的屏障,横亘在我们与未知世界之间,为我们遮风挡雨。现在父亲走了,我们顿觉人生似乎只有去路而没有来路,因此作为子女我们永远留恋父亲的肩膀。(陈圣来)

责任编辑:乔智君

分享到:
0
互联网舆情忻州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互联网舆情忻州”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互联网舆情忻州(本网另有声明的除外);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与本网签署相关授权使用协议的单位及个人,应注意该等作品中是否有相应的授权使用限制声明,不得违反该等限制声明,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时应注明“来源:互联网舆情忻州”。违反前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互联网舆情忻州)”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网站联系电话:18295883981  邮箱:hlwyqxz@163.com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版权所有:互联网舆情忻州新闻中心|备案信息:晋ICP备17010630号-1|投稿邮箱:hlwyqxz@163.com

Copyright ©2010-2020 互联网舆情忻州 www.hlwyqxz.com, All Rights Res